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光祥的博客

邹光祥

 
 
 

日志

 
 
关于我

独立、独到、甚或有些独特。自尊、自爱,甚或有些自恋。狂放、狂野甚或有些疯狂。

网易考拉推荐

盐湖股权案一审迟迟未决 律师辩称张克强“无罪”  

2013-08-12 21:5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邹光祥


        轰动一时的“盐湖股权案”陷入了莫名的等待。尽管盐湖股份(000792.SZ)与ST盐湖(000578.SZ)吸收合并已完成5年,但围绕盐湖股份发生的资本故事依然未有终结。 

       在2012年1月4日一审第三次开庭之后,“盐湖股权案”既没有再次开庭,也没有宣判。华美集团总裁、福布斯富豪张克强因此被羁押超过900天,一审第三次开庭迄今超过1年半。

“目前还不清楚昆明中院是否会再次开庭,还是直接宣判。作为辩护人,我们希望能够早日再次开庭,给我们一个申辩的机会。”张克强辩护人、云南标志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丽娟日前向中国网表示,“不排除直接宣判的可能”。

“盐湖股权案”或许并不复杂,但有关方面在此案上迟迟不能判决显示了该案的另一种“复杂”。有接近该案的消息人士表示,“盐湖股权案”与之前发生在云南的另一宗民企投资云南白药股权案相似,张克强与福建首富陈发树一样,成为投资云南的“试金石”,成为“国退民进”中的一个标本。

“我们坚持认为张克强在此案中未犯诈骗罪,也未犯行贿罪和伪造公文和公章。” 刘丽娟表示,今年1月份和3月份,她先后向法院提交了两份书面补充辩护词,以证明除张克强未犯诈骗罪外,在华美集团收购兴云信公司的过程中,不存在涉嫌向兴云信负责人行贿一事;在过户过程中,不存在涉嫌伪造公文、印章等行为。

“庭审记录显示,除了未有明确证据显示张克强涉嫌犯诈骗罪之外,同样未有证据表明在华美集团收购兴云信过程中,华美参与了工商变更过程的造假,也未有证据显示张克强参与行贿并知情”。

因财富暴增而被举报,张克强等一批当事人被云南方面以“诈骗罪”收押至今已3年7个月,虽历经昆明中院三次开庭,该案却迟迟未有下文。

投资有风险,股市的涨涨跌跌更多的是一种纸上富贵。8月12日,盐湖股份股价收于18.22元,创出最近4年新低。以吸收合并后的股价45元计算,盐湖股份的市值已缩水2/3以上。因案发后华美系股权被司法冻结,其股权无法变现,则华美系持有盐湖股份的股权价值也缩水超过2/3。

或许市值严重缩水很难影响该案的最终走向,但这却为我们提供一个难得的思考:假如在该案判决前,盐湖股份的股价暴跌,导致华美系持股市值仅比初始投资成本略有盈利甚至出现亏损,昆明方面又该如何判决?

尽管这种极端可能性不大会出现,但盐湖股份股价下跌的趋势却尚未改变。因为产能过剩,今年以来钾肥价格一跌再跌,股价承压在所难免。

钾肥的景气度下行,这是市场使然,也是经济规律,很难避免,也难以预测。这也正如华美系在2006年借道兴云信投资盐湖集团,参与盐湖集团增资扩股一样,谁也没有料到有了后来的重组上市。

正是“重组上市+合并吸收+股改+牛市”,多种因素的叠加导致了包括华美系在内的盐湖集团所有股东的财富暴增。在上一轮牛市中,包括钾肥在内的资源公司因其高景气度,相关各方都赚得盆满钵满。

从资本市场赚大钱需要胆识、魄力和眼光,还要加上一些运气。从该案披露出的一个细节可以看出,作为云南烟草旗下的国资投资公司深圳兴云信很早就关注到盐湖集团,期间兴云信曾经邀请云南烟草领导到盐湖集团实地考查,但不知何故,彼时,云南烟草并没有看上当时尚处在亏损中的盐湖集团,拒绝了投资盐湖集团。

正是这一变故,导致兴云信当时的总经理董晓云不得不寻求外援,在这种背景下,华美系应邀入局。

云南烟草否决的投资项目,2年后却发生了诸多变化。在钾肥市场引来了爆发性需求,盐湖集团寻求整体上市的大背景下,这桩投资变成了一笔非常赚钱的买卖。

巨额的财富增值,让云南方面以“国资流失”的名义,将张克强等人以“诈骗罪”逮捕并超期羁押至今。不便揣测的是,云南烟草是出于什么目的举报了华美系。

除了被指控涉嫌诈骗罪外,公诉方还认为华美集团收购兴云信过程中,华美方参与了工商变更过程的造假。

“据我了解,张克强目前的心态很好,他坚信自己没有犯罪,但是他最后悔的就是自己当时没有亲自参与投资盐湖股份项目的调研、谈判、操作过程。”刘丽娟表示,作为集团董事长,又兼任众多社会职务,他没有精力也没有必要事必躬亲。

事实上,从中国网获得的相关资料来看,诸多同案被告人在被问及伪造印章、批文过程时,均称没有华美相关人员参与其中。

据此案被告、原兴云信高管崔伟等人介绍,是其在工商局窗口咨询时,有中介主动上前招揽业务。最终,兴云信办事人员支付中介费10万元,而中介则“顺利”办完了本来无比烦杂的手续。对于涉嫌造假一事,该中介也已供认不讳。

律师方面提供的辩护意见亦显示,钟柯(代办兴云信股权转让手续的中介)是辗转认识的崔伟,崔伟让其办理兴云信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事宜,后钟柯因为处理不了,又转交给一个叫老李的潮州人来做,最后由老李具体办理了兴云信转让的全部事宜。钟柯承认,其从未与广东华美和广州华美这两个公司的人联系过。“我从来都没有和他们联系过、见过,这两家公司提供的资料都是崔伟交给我的。”

按《公司法》相关规定,华美集团和华美丰收作为兴云信股权的收购方,不是上述虚假文件的提供方,也不是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法定主体。本案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义务主体是兴云信,兴云信的相关人士在办理工商变更登记过程中实施了造假行为。

刘丽娟还透露,张克强一直认为,兴云信公司股权转让对我们来说,并非必须,因为信托协议已经保护了投资人的利益。说华美在股权转让中造假,就等于说他们花钱买毒给自己喝,非常不合逻辑,而且荒唐。

“张克强是在庭审中才得知兴云信股权转让中出现造假一事。他曾气愤地表示,我们才是受害人。”刘丽娟说。而事实上,在过户资料中,华美方面提供的材料都是真的。

华美集团代总裁陈金龙还透露一个细节,兴云信当年成立时并不需要通过云南中烟批复,但是作为国企,卖出时需要云南中烟等各方面的批准。但是,云南中烟并没有批复。当时兴云信自身已经亏空了约2000万元,如果卖给华美的话,华美溢价的2000万元,正好可以弥补这个亏空,因此被收购方也乐见其成。

张克强没有伪造的动机,也无其参与行贿证据。张克强另一辩护律师指出,依照当初华美方面与兴云信的协议,兴云信是通过信托协议代持盐湖股份。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华美系一直想把兴云信公司也收归旗下。“兴云信的评估资产约为6000万元,而华美的收购价是8050万元,华美多花这2000万元,的确也是为了买个股权上的踏实。”陈金龙坦承。

庭审记录显示,宋世新曾在庭审中称,其承诺赠送股份给董晓云的目的,是因为在2007年初,由于盐湖集团借壳ST数码上市的消息传出后,可以预见到,对盐湖集团的投资将获得巨大的回报,而兴云信负责人杨承佳多次暗示难以保障华美等方托管在兴云信名下的投资收益。为了最大限度保护投资收益,尽快完成兴云信转让事宜,在董晓云暗示下,宋世新才不得不假意承诺给予其一定的收益权。事实上,公司并未打算兑现。宋世新还在庭审中承认,张克强对上述虚假承诺不知情。

“张克强对于宋世新给予董晓云500万股盐湖股份的行为不知情。”刘丽娟表示,华美集团只是华美丰收的股东,张克强本人并非华美丰收的法定代表人,对华美丰收行为不起决定作用,不知道或不起决定作用的单位领导人,不能成为追究刑事责任的主管人员。

“我们迫切希望能够第四次开庭,能够充分阐述我们的观点。”刘丽娟表示,如果案情真的那么复杂,不能在法律规定的一审期限内办结,《刑法》规定对犯罪嫌疑人应予以释放或取保候审。

对此,昆明中院相关负责人曾对中国网表示:“昆明中院在审理盐湖股权案中,严格依照法律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限的相关规定进行审理,不存在超期羁押。至于宣判时间,合议庭将会根据案件审理进展情况,依法择日宣判。”

司法关乎公平正义的社会底线,要让每个案件的当事人感觉到公平正义并经得起历史检验。8月11日,中央政法委出台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针对执法司法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根据现行有关法律规定,对审判环节疑罪从无原则、证据裁判原则、严格证明标准、保障辩护律师辩护权利等作了重申性规定,并就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提出明确要求。

回到盐湖股权案,该案及早再次开庭、在充分尊重事实和法律基础上作出公正的判决殊为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