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光祥的博客

邹光祥

 
 
 

日志

 
 
关于我

独立、独到、甚或有些独特。自尊、自爱,甚或有些自恋。狂放、狂野甚或有些疯狂。

网易考拉推荐

分享互联网:智能生活群落的诞生  

2015-06-28 10:2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产业情报:
                 
  虽然大部分初创企业成立未久,但在不到数年的时间里,它们中的许多已经变成资产数十亿美元级别的公司。它们中的相当一部分诞生于2008年世界经济低谷时期,靠着来自朋友和家人的钱,然后获得市场的青睐并开始寻找传统投资者,并在几年后终于出现了投资热潮。
  它们,就是分享经济型企业,这些企业仰仗互联网,将劳动协作中的“需要”与“供给”直接配对,绕过了传统的中间商。如今,分享经济模式的企业已经累计获得150亿美元的融资,这一数据超过整个社交网络所催生的巨人,包括脸谱网、Twitter和Snapchat等。
  科技博客Venture Beat的撰稿人约翰·科伊茨耶几天前写道:“分享是一桩大生意,大大的生意”。
  已经发出类似感叹的还包括私家车车主、民宿主人甚至是私人游艇拥有者。如果你刚好有一个可以供宠物游乐的小天地,一顶暂时不需要使用的野营帐篷,现在都有了让它们发挥作用的新途径。私家车的闲暇时间如今通过Uber被转换成一单单车主的大生意,马路上十几平方英尺的地方通过停车位租赁服务Parking Panda产生收入,而在澳大利亚在线租用网站Rentoid上你可以轻松租用到修葺家庭花园的工具。

  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在改变人们的生活。凯文·凯利在《失控》中写道:“学会识别秩序而不是原因,才是关键。”出租并非新生事物,但基于互联网,它正势不可挡地带来新的生活群落和经济世界。根据普华永道的调查,7%的美国成年人表示他们在分享平台上工作,更多的人愿意跟随这种趋势,同时也被这种灵活的工作时间与自己当老板的机会而吸引。

  尽管出租者们仍有可能面临监管风险,爱其者一大把,批评者亦有之,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人们获得商品与服务的方式已经开始出现改变,这是一场旧工业模式与新开源经济之间的拉锯战。

  1 “互联网+”催生分享新形态

  1978年出版的一篇学术论文《群落结构和协同消费》中,一种闲时分享自己汽车的模式被提出,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笔下的“分享经济”从此为人知晓,其主要特点是通过一个三方市场平台,实现点对点的直接商品与服务交换。

  这种模式起初并未吸引太大的关注,一些改变发生在三十年后。2008年,苹果公司推出了苹果商店。召唤一个商业伙伴从此变为须臾之间的事情。在美国旧金山,当时刚刚从罗德岛设计学院毕业的切斯基和乔·吉比亚在他们的公寓里铺上气垫床,为工业设计会议的参会者提供住处,以此来挣些零用钱。他们做了个名为Airbnb的网站来宣传他们的服务。

  突然间,人们开始看到这种模式的价值所在。类似的平台开始蜂拥冒出。“跑腿兔”便在那年成立,无论是需要人安装家具,还是请人帮忙遛狗,你都能在这个平台上发布任务并设定最高出价。它会找出有合适技能的人,并将那个最低要价的人匹配给你,帮你完成任务,例如,清理鱼缸。而“跑腿兔”会从每笔服务费中抽取提成来获利。

  因为注入了互联网的元素,分享这件事便有了能够借力的平台,尤其是简单操作型的数码科技例如GPS,能够使人们快速响应对商品与服务的请求。借助互联网,人们根据自己的需求通过互联网订私人的房间、汽车、船舶等各种用品。技术的发展降低了交易成本,并使得这种租赁变得容易许多,消费者可以利用自己的闲置物品赚钱。

  四年前,这种合作性消费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将改变世界的十大想法之一。

  而伴随云计算及大数据等新型科技的发展,这种新形态下的分享模式进一步有了生命力。数据是支持分享经济的科技组成部分之一。参与者免费的分享他们的数据让其他人知道他们需要什么,应用大数据算法,基于可用的闲置生产力的地点,来做出推荐满足需求。数据成为产能核算、社交媒体集成、数码科技交互的基础,使得请求式的获得商品成为可能。

  数据也是初创公司进入经济的关键。根据数据分析以快速研究与预料需求,根据需求,云服务再衡量数据与应用,这样就节省了去市场的时间与成本。毫无疑问的是会有数百家开始参与其中并寻求资金以支持他们的业务。

  2 分享经济规模爆发式增长

  一发不可收拾。基于互联网的分享经济让越来越多的参与者蜂拥而至。

  社会化媒体策略专家、Crowd Companies的创始人耶利米·欧阳研究发现,目前分享经济类的企业规模约为170亿美元,它们拥有6万名雇员。其中包括从旧有技术的昏暗迷雾中所诞生的古老eBay,和相对新兴的网站Etsy、Chegg、WeWork、Airbnb和Uber等。

  耶利米说,“虽然大部分初创企业最近才成立,但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它们中的许多已经变成资产数十亿美元级别的公司。”它们中的相当一部分诞生于2008年世界经济低谷时期,靠着来自朋友和家人的钱,然后获得市场的青睐并开始寻找传统投资者,并在几年后终于出现了投资热潮。如今,分享经济模式的企业已经累计获得150亿美元的融资,这一数据超过整个社交网络所催生的巨人,包括脸谱网、Twitter和Snapchat等。

  彭博社则报道称,在去年的前九个月中,风险资本家们将13.7亿美元资金疯狂投入分享经济企业中,尽管这些企业被认为获利有限。Uber 以500亿美元的估值募集到15亿美元。也就是说,这家成立不到六年的公司价值等同于Target和卡夫食品。Airbnb的估值为200亿美元。Uber的竞争对手,Lyft的估值也高达25亿美元。

  这些公司很少说一些和收入有关的事情,但是Lyft的一份泄露文件显示,这家公司在2014年大约赚到1.4亿美元,并且该公司计划在年底前花费60.5%的营收用于拓展市场。

  而另据英国金融时报披露,随着Uber接近达成一项新的信用额度及股权融资,该公司总融资额将达到100亿美元,创下美国科技公司在上市前的融资纪录。

  Airbnb宣称,自该公司在2008年成立以来,已经吸引到超过3500万用户。过去一年里Airbnb的客户数翻了一倍,从2014年5月的1500万人增至3500万人。

  功能的进一步细化也是资金涌入时考虑的因素之一,它们更喜欢选择细分市场,私家车分享服务便是例证之一。类似于Uber的新服务商Shuddle在最近由RRE Ventures领投的A轮融资中募集了960万美元资金,这一平台主要帮助家长接送孩子。

  3 智能生活群落的诞生

  科技在这个后工业化时代的绿芽上将人们拖离了集权化、等级制的机构体系,分享经济改变了我们创造与获得商品与服务的方式。结果是这种转换型的劳动协作凭借着“需要”可以直接被匹配到提供者的“拥有”的方式,直接绕过了传统的中间商。

  这种转变影响了所有层次上的所有年龄段的劳动力与工作者。从司机到家政人员,再到辩护律师,海外媒体将这些给予分享经济平台工作的“微企业家”分为四个群组,每种都源于这种新型经济下的特定利益。

  第一种是“灵活者”,如待在家中的父母、退休者、学生、残疾人以及其他无法进行传统朝九晚五工作的人。分享经济提供的灵活性与自主权使得这个群组成为了劳动力。

  接下来的是无法在严峻的市场环境下找到传统工作的人。分享经济对失业者来说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答案,但是它的确能够通过提供必不可少的方式来产生足以自足的收入,这对不少人来说相对于一个救星。

  第三种群组“专业者”,在一个或者多个分享平台上进行全职工作。通过提供品牌、行销、支持与分销服务,分享平台让这些独立的专业人士在某种方式下扩展了他们的业务。

  而也许最有趣的提供者分类就是有传统的全职工作但想赚更多收入的人了。根据Airbnb的调查发现,超过一万名的房东利用他们出租的收入来支持他们的创业。

  对于很多人来说,传统的雇佣关系已经是过时且没吸引力的概念了。1156个Lyft的司机被问到如果不为Lyft开车了是否回去找一份全职工作,只有25%的人回答了是。对计划、价格、地点,以及能力、享受的控制远远多过于传统工作的利益。分享经济提供的选择仿佛是绕着瓶子飞舞的精灵,这种吸引力一旦产生变无法被逆转。

  4 争辩中的开源经济新篇章

  分享观念利用那些以前被认为不可能产生收入的资产创造了新的市场。消费者不再是单纯的购买商品,而是开始了彼此间的分享。

  在高失业率的美国,TaskRabbit提供的雇佣模式似乎也点燃了解决危机的希望。另一方面,分享公司方便低薪的工人来补充收入。可以更好地利用时间和资源。

  然而,当分享经济渐渐变得主流且有利可图起来,批评声也随之而起。

  这对传统的企业来说,算是一种打击和破坏。《纽约》杂志认为,这些应用创造了一个可以替代公共交通的私人交通系统,而该系统只惠及富人或科技爱好者。而且这些应用削弱了公共交通,导致了改善公共交通的政治压力减轻。随着这些应用寻求在全美范围内发展,其与公共交通的关系就成了一个关键问题,而监管者们要想出解决之道。

  意识形态的反对者认为分享经济的点对点交易加剧了不平等。在一些城市,例如分享公寓的行为不适用于长期租户,也带来住房短缺和抬高租金等问题。酒店和出租车运营商认为,这些硅谷创业公司使用资本补贴,从而获得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员工保障方面的问题也为批评者诟病。的确,像医疗保险和病假工资之类的福利并不与雇佣合同挂钩。但有海外媒体分析称,并不是分享经济产生了这种不一致:它是由于技术革新的历史所趋。此外,新型的社会保障已经出现:跑腿兔出台了最低工资标准,使得工作者一小时工资不会低于12.80美元,这比美国任何一个州的最低工资都要高。有些平台也正在考虑如何给予提供者股权,与创造价值的人分享价值。

  然而,这些分享经济的企业与监管者的博弈仍不鲜见。德国政府严禁没有注册过的Uber司机赚取利润。FlightCar曾遭到美国旧金山市与县当局的起诉,后者控诉该公司在没有获得所需批文的情况下在机场经营汽车租赁服务。旧金山当局还表示,作为一家汽车租赁公司,FlightCar必须支付其营收的10%以及每辆租赁汽车20美元的费用,而该公司未曾支付。

  英国媒体近日还披露称,美国监管机构联邦贸易委员会正对Uber和Airbnb等分享经济先锋企业进行严格审查,希望弄清楚它们对个人数据的使用及伤害问责机制是否会对用户造成风险。该机构审查的是在交通运输、住宿和电子商务领域帮助开展“个人对个人”交易的互联网企业。在世界各地,监管者认为,这类企业的爆炸性增长引发了种种问题。

  就在这几天,一批学者及官员聚集美国华盛顿,探讨分享经济。就在最近,联邦贸易委员会举行了一整天的研讨会,期间的谈话并非没有争议。虽然坐在Airbnb全球公共政策主管旁边,美洲酒店协会的凡妮莎·辛德思依旧警告称,像Airbnb这样流氓的商业利益是不受监管的。在一些场合,她说:“它们只是非法酒店。”

  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利兰·安纳夫则表示,他不认为法规应该扩展到分享经济领域。“我们应该让它运行几年,来了解它们是如何操作的,然后定制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他说。

  在研讨会当天发布的一份声明中,美国消费电子协会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盖瑞·夏皮罗说道,他很感激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正在调查分享经济,这是“自由市场经济最好的一面”。他还表示,期待更充分地参与其中,以更好地去理解这些创新的经济模型。

  哈佛大学教授尤查·本克勒在一次TED演讲中表示,从事互联网工作和研究的一个常见问题是,有时候很难分辨一个新兴事物,究竟是短暂的潮流,还是根本性的变革:“过去的150年,我们一直处于信息革命之中。所谓的工业革命,只不过是信息革命的序章。”

  如今,新的社会合作框架已经渗入到人类最重要的经济活动中,资本在自由流动,从而决定什么才是社会最关心的问题,决定谁是做某事的最佳人选,并形成激励模式。一场旧有的工业模式与新的开源经济模式之间的拉锯战正在展开,进而改变我们认识世界和描述世界的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390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